【独家】网购普遍 外劳抢滩 手机零售业晋寒冬

2020-06-13

【独家】网购普遍 外劳抢滩 手机零售业晋寒冬
独家报道:潘丽婷 摄影:陈凯强

【独家】网购普遍 外劳抢滩 手机零售业晋寒冬

业者为增收入,多元化手机店的服务,包括出售各种手机装饰或电子产品。

经济不景气,造成雪隆森区经营门市手机零售业者大叹生意难做,手机销售进入“寒冬期”,有者的店铺甚至7间变1间,以应对时势转变,免赔上租金和员工薪水,到最后一无所有!

手机行业于90年代最兴旺,尽管竞争大,还是有利可图,加上不少电讯公司为增加用户,会为业者提供红利奖赏代为推销电讯卡回酬。

此外,手机业销售员佣金高,当年是不少毕业生热门行业,甚至有不少人透过手机业,开创事业。

惟昔日光辉不再,对现今大部分手机业者而言,如今消费模式改变,加上种种因素,如网购平台普遍、外劳抢滩及员工难求的情况下,有不少业者被逼离场。

至于仍有“本钱”继续支撑的业者都积极寻新出路,盼渡过现有困境,重振手机业门市生意。

手机业者困境

1.市场消费模式改变

2.网络平台抢市场

3.租金昂贵

4.工人难请

5.产品成本高

6.消费税提高手机价格

手机业者如何抗困境?

●召集同业团购大量货源,减低成本

●透过本地网购平台出售手机,趁机推销公司

●多样化公司或档口的商品与服务,力求增收入

●减少员工或业者自行顾店

无需租金
网售打击门市业者

投入手机业逾10年光景的张金凌(35岁)在巴生及八打灵再也共设有两间手机店,他接受《》记者访问时直言,现有门市手机业越来越难做,同业叫苦连天。

他说,如今大部分消费群,包括友族都喜欢上网购买手机,价格比市价便宜,使靠抽佣方式经营的业者,完全无力招架。

他指出,以往手机业者都遵照供应商建议零售价出售,加上品牌不多,部分高档手机每售一部,获利逾100令吉。“如今手机品牌越来越竞争,许多新业者舍弃店面,靠网络平台推销,无需租金、工人及杂费,价格放得比零售还低。”

他说,供应商给予门市的佣金也大不如前,高档次手机最高佣金为50令吉,有的甚至二三令吉,业者开销大多数靠其他手机装饰、电子产品或代售电讯卡支撑。

【独家】网购普遍 外劳抢滩 手机零售业晋寒冬

小小手机业交易群目前约有600人加入,共同分享现有的状况,寻良策渡过困境。

手机业者设立专页
凝聚力量共寻良策

现有门市手机业者为突破困境,特通过社交网络面子书,设立“小小手机业交易群”专页,凝聚同业共寻良策度过困境。

张金凌是该专页行政管理人之一,主要让有商业注册门市零售业者加入,共同讨探现有问题,提出建议改善。

结果他们发现最大问题是消费模式改变,消费者喜欢上网买便宜手机;而门市业者大多数小本经营,无法在同一时间购入大量货源,批发价格也高。

“我们透过专页召集志同道合业者,到中国或韩国等地,找寻各手机供应,大量购回国平分,批价肯定比个人买来得低;在门市价上可再调低一点,吸引消费者青睐。

询及网购平台价格比门市低原因,张金凌指有数因素,一是有集团式大量引进货源通过网购平台出售,这些集团甚至以家为公司或只有一人作业,开销不大,无需报税,有赚即放手。

“也有纯粹敲诈消费者,盗用手机公司广告,以比市价还低的价格吸引消费者购买,往往付款后失踪,也找不到公司。”

他说,门市业者除了要按时报税,租金更是令人咋舌,尤其是广场手机摊位,每月租金介于9000至2万令吉不等,加上工人费用,根本无法与零店面、零工人、零税务的网络业者比拼;只能着重售后服务博消费者光顾。

外籍商家招募当代理
外劳当老板占逾半江山

外籍商人招募本地外劳充当手机代理,深深打击本地业者的生意。

据业者透露,在我国有不少外籍商家大量引进手机,招徕外劳开店当老板,包括隆市中心思士街早年清一色是本地人经营手机零售,如今大部分是外劳当老板,华人业者仅剩30%。

业者说,该些外劳通常只有一人由早顾店到晚,且没有休息日,一部手机只赚10、20令吉,吸引贪便宜消费者或外劳群光顾,这令本地要缴税业者深感无奈。

同时,早前大家购物中心手机欺骗风波,也为手机业者带来负面影响,难免有消费者戴有色眼镜看待一些地区业者。

张金凌说,和数年前相比,目前手机业者销售比以往降了20%,不少业者尝试透过其他服务增客源与收入。

分店从城市转至乡镇——陆先生(35岁)

我从事手机业已有8年,在全马有逾10间店,近年有感生意越来越难做,为免增加成本,大部分店从大城市转移至乡镇,租金不高,竞争也低。

不过,为省租金,部分店面开始缩小为一个间隔或半间店。

毕竟手机利润越来越低,还有网购普遍,门市越来越难做,除减少工人,租金得好好控制。目前也积极寻出路,包括在店内增设机票代理服务、转做杂货生意等,多元化服务,以增收入。

遗憾是现今消费者要便宜,不注重品质,例如移动电源,很多人嫌我们卖得贵,反爱上网购买不知名品牌或夸大电存量的移动电源,而且大多数没售后服务,用不到数月就报废。

另外,以往电讯公司会为业者提供奖励制度,一旦达目标,可获得3000至5000令吉不等花红;但近年来门槛设得越来高,不易获花红,使业者的收入受局限。

欲顶让店面却无价——薛富丰(34岁)

我毕业后就加入手机行业,当年这行相当竞争,但佣金颇高,有许多青年愿加入担任销售员。可是时下毕业生都嫌时间长,早十晚十,不愿加入,有者甚至要求月薪4000令吉,令不少业者头痛。

后来我自行创业,尚可请到华青充当销售员,但现在连外劳也不太愿意做,叫他们顾店,有时一天也没一张单;目前都由我亲力亲为顾店,以省下工人的薪金。

此外,现今市场充斥许多“一比一”高仿手机,造得和大品牌一模一样,让人分不出真伪,价格比业者规定的零售价还便宜,使卖正货的业者失去竞争力。

有许多同业都想把手机店顶让,惟生意本来就不太好,加上产品价格成本比网络还高,造成要顶让也无价,相等于“过继”无人。

我大部分青春都投入了手机业,靠此养活家人,再苦也会支撑下去,并积极探讨其他方案,维持客源。

7间分店缩剩一间——孙伟智(35岁)

我从2001年起闯手机业,高峰期多达7间店及多位员工,近两年竞争越来越大及无利可图,两年前慢慢缩为一间及剩3位员工,他们与我一起守着富都广场的生意。

最大竞争是租金贵,一般90后嫌时间长,对这行不感兴趣,还有网购削价战激烈;为逃出困境,除了多元化店内电子产品,也开拓电子商务,透过本地各平台,以低价拍卖新款手机,吸引新客源。

开拓电子商务

这方式是亏的,但我的目的是要吸引新客户,特在平台列出公司地址与电话,让为省速递费或担心遗失的消费者亲自登门取货,趁机向他们推销我们的服务与其他电子产品。

现在消费者心态也难捉摸,10个消费者有6个会持续透过网购平台找更便宜手机,只有4个会因我们服务诚信,重回店里光顾。

不过,热爱网购消费者应小心提防有诈,过去接获不少消费者向我们吐苦水,指付款后就无下文。其实厂商定价是固定的,过于便宜的手机广告,大多数是“水机”或骗钱。

消费者在购买前,应查证发信息者个人资料、公司地址等,否则付款后,不懂哪里找人;尤其是惯行骗者,会借大网购平台虚设公司,大力推销比市面便宜的智能手机来骗钱,应小心提防。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