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教会乡亲不看好 魏德圣因打死不退「做梦的勇气」、续拍属于

2020-07-16

余湘的100个朋友生命故事讲座

「不管环境怎幺险恶,旁人有多幺不看好你,只要确定那个梦想是你所爱的,以及热情之所在,就勇敢去做吧!」知名导演、果子电影负责人魏德圣,六月26日晚上应邀在台北新生命小组教会举办的「余湘的100个朋友」生命故事讲座中,以「梦想起飞」为题专讲时,这样勉励大家,而他能坚持梦想不放弃的动力就是基督信仰。

电机系毕业却进军电影产业

五专电机系毕业,当兵退伍前,跟电影产业「八竿子打不着关係」的魏德圣,因为一位服兵役时的同袍邀请,到MTV的包厢看了人生的第一部电影。

魏德圣笑说,片名他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是一部外语片。当时不知自己退伍后要做什幺,因为这次看电影的经验,觉得电影产业好像「很梦幻」。退伍后,他就从台北一家传播公司的节目助理开始入行,后来靠着年轻人愿意从头学、不怕吃苦的「憨胆」,得到名导演杨德昌的赏识,从场务、助导一路爬到副导,慢慢在电影产业站稳脚步。

电机系念了5年,最后却踏入影视产业,过去曾有人问魏德圣:「不觉得这样浪费时间吗?会不会后悔没有用这5年来学电影?」魏德圣说:「还好当年我没有去念电影,才能不被框架给限制住」。而生活及生命的体验以及阅读的收穫,都成为他创作电影剧本的养分,所以魏德圣要鼓励大家的是:「梦想和热情是密不不可分的」,像他真的很喜欢电影,所以才会在台湾电影产业看似萧条的年代,有打死不退「做梦的勇气」。

「困难和挫折可以是打退堂鼓的下台阶,也能成为愈挫愈勇的养分。看待挫折的眼光不同,结果就大不同。」本身是第三代基督徒的魏德圣说,他在《海角七号》这个作品被观众看见之前,有10-15年的时间是非常抑郁的,「连影片开拍发採访通知,都没有记者愿意来」。但他就是打定主意「绝不离开电影产业」,因为他很清楚「离开了,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幺?」靠着基督信仰的激励,魏德圣总是乐观且充满信心地相信「明年,应该(景气)就会转好了吧!」

曾被教会乡亲不看好 魏德圣因打死不退「做梦的勇气」、续拍属于

魏德圣分享生命与梦想的故事

坚持,是有价值的

魏德圣坦言,在《海角七号》还没有拍出来之前,他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感觉很困惑,但他就是抱着「我不管,我就跟你拚这一次」的勇气,反正也不会更糟了。后来《海角七号》创下5.3亿元的国片卖座纪录后,行政院包了一场《海角七号》电影,邀请院内同仁看,映后魏德圣和行政院长要走出来,连台阶都走不下去,因为满满都是摄影机和记者,那段时间媒体採访的邀约,更是从早上排到晚上。魏德圣感谢上帝「坚持,是有价值的」。

魏德圣犹记,在《海角七号》一炮而红前的10-15年沉潜的日子裏,每次回到家乡从小聚会及生长的教会,连乡亲都不看好他,每次乡亲在聚会看到魏德圣,只要是跟他爸爸妈妈接触过的,都好意鼓励他「回家吧」;为了不让大家为难,于是他刻意减少回家的次数。但在那「十年磨一剑」,没有人看好他能闯出什幺名堂的日子裏,他藉由祷告跟天父说话,心裏便很得安慰。

魏德圣很清楚,自己不是追求台北的繁华生活以及虚幻的名利,而是拍电影真的是他的热情之所在。而他拍的电影及写的剧本几乎都有得奖,虽然都不是什幺大奖,却是支持他继续延续「电影梦」的动力。他鼓励每个有梦想的人:「你有多想要(达成目标),自然就会把吃苦当吃补,耐得住寂寞,最重要的是要问自己,做这件事(我)快不快乐?」

即便是从《海角七号》大卖暴红之后到如今,知名度大增的魏德圣每天下班会用1.5小时的时间走路回家,魏德圣说:「朴实度日是我生命及生活的态度」,而对于拍电影,更是始终保持难以言喻的热情,永远追求突破,不以过去的成绩为满足,这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朝着标竿直跑」。

每个历程都是恩典的记号

魏德圣说,从《海角七号》、《赛德克‧巴莱》到《KANO》,没有一部片不是从「不可能」到「可能」的梦想历程。回想当初要筹拍《海角七号》,连2万元都借不到,到《赛德克‧巴莱》开始有人愿意拿300、500万元的资金来赞助,每个过程固然辛酸,但都是恩典的记号。

魏德圣说,很多人问他,怎幺会选择范逸臣以及林庆台分别演出《海角七号》和《赛德克‧巴莱》的主角,他是偏好素人演员吗?魏德圣想跟大家说的是:「选角在于演员本身的特质与剧中角色Match,胜过演员的名气」。像林庆台演出「莫那鲁道」,就会吸引观众入戏「相信他就是莫那鲁道」,所以精準地说,林庆台不是素人,而是本色演员。

魏德圣感谢主,从《海角七号》、《赛德克‧巴莱》到《KANO》,演员们都是带着使命感来演出的。像是《赛德克‧巴莱》的原住民演员,就是抱着「我在拍我族群的事」;《KANO》的演员就是「对于振兴棒球有热情」,而非当成进军演艺圈的跳板和机会。

最近几年魏德圣为大家熟知的电影作品中,《赛德克‧巴莱》在各方面的製作难度是最高、资金压力也是最大,但当时他在拍《赛德克‧巴莱》时,最大的痛苦不是资金,而是「不知道终点在哪里」。

魏德圣说,《赛德克‧巴莱》本来预计要六个月拍完,但到了六个月的时候,实际拍不到一半。他至今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场戏是在台中的山区取景,剧组和演员半夜4点就要起床,然后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到山上,然后再走一段山路,那个时间大家又累、又冷,暗黑的山路,下方就是悬崖,不慎掉落就是深渊,但几十个人没有人说一句话,只听到脚步声。

魏德圣坦言,那段时间是他的撞墙期,工作人员都可以要求休假,但他为了顺利拍完《赛德克‧巴莱》,除了追赶拍摄进度外,还需要四处调钱(拍片基金)。当电影杀青的那一天,其实他是无感的,就像跑长途马拉松的选手抵达终点后,其实是虚脱的。隔天要出门参加杀青宴的时候,魏德圣在镜子前刮鬍子时,才终于挤出笑容,他感谢主带领他跨越信心的障碍。

曾被教会乡亲不看好 魏德圣因打死不退「做梦的勇气」、续拍属于

魏德圣与余湘互动

《台湾三部曲》继续梦想旅程

魏德圣并提到筹拍中的新作品《台湾三部曲》,他说,写完《赛德克‧巴莱》电影剧本的那天,他心中浮现「哇!我终于写完台湾赛德克族祖先的故事」的兴奋感,但随之涌现的,是他多年前读过的王家祥先生所着作的台湾历史小说《倒风内海》的内容,他心中有个感触:「那我呢?我自己(台湾人)的历史呢?」

所以预计2021年开拍、2025年上映的《台湾三部曲》,就是把17世纪大航海时代在台湾发生的历史故事,分别以「荷兰年轻宣教士」、「汉人海盗」以及「原住民猎人」的不同角度拍三部电影「说台湾这块土地的历史和故事」。

「人的梦想总是愈做愈大,且不断keep walking。」魏德圣笑说,原本他只想拍三部电影就结束,这次他要完成的不是一个电影产业的东西而已,而是「丰盛之城计画」,也就是拍摄《台湾三部曲》所搭建的场景,不会像以往《赛德克‧巴莱》那样拆掉,而是全数永远保留下来成为兼具教育及游憩功能的丰盛之城,而《台湾三部曲》也会永远在园区内放映,不会下片创造「时代的记忆点」。感谢主,丰盛之城已经在今年顺利取得土地,接下来还有环评等程序,请大家代祷。

魏德圣说,因为这个属于台湾自己的历史故事所拍摄的三部电影,带起全台湾对于艺术文化的重视,进到「丰盛之城」的每个人,可以一边看电影,一边身历其境亲身感受台湾历史及文化的演进,产生对这块土地的认同感。他也盼望若丰盛之城能够顺利开园,能够提供台湾山上及海边偏乡的孩子到园区裏体验学习,打开视野脱离贫穷循环的契机。

余湘:愿意为热情付出多大的代价

「余湘的100个朋友」生命故事讲座推手、联广传播集团董事长余湘表示,她认识很多像「小魏」这样在不同职场领域有卓越表现的朋友,都是随着他们的兴趣、感觉以及想做的事情,因着热情的行动进而发光发热,背后的动力都是「极大的热忱」。举例来说,她知道有一个年轻求职者很渴望得到工作(机会)的时候,甚至跟面试官讲:「三个月公司不用付我(指求职者)薪水」,这就是「小魏」说的愿意为热情付出多大的代价。

魏德圣曾公开表示,「余湘是《赛德克‧巴莱》的天使」,余湘董事长称讚小魏才是她真正的贵人,因为认识小魏,也借拍片基金给他,让她认识电影这个产业,这就是万事互相效力。

曾被教会乡亲不看好 魏德圣因打死不退「做梦的勇气」、续拍属于

现场满场会众参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