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岛、福岛、第五福龙丸号:哥吉拉真的只是怪兽吗?

2020-07-08

广岛、福岛、第五福龙丸号:哥吉拉真的只是怪兽吗?


  2011年3月11日,日本宫城县东方外海发生地震规模9.0的地震,引起了大海啸,不只侵袭沿海地区,也造成福岛第一核电厂核心融毁、辐射释放等灾难事件,是1986年车诺比核灾以后世界最严重的核能灾害。

  日本可以说是全世界承受最多放射线伤害的国家了,往前推约70年,1945年美军分别在广岛及长崎投下原子弹,核爆瞬间造成十万多人死亡,而后续的影响,包括1,900名被证实和核爆辐射有直接关联的癌症死者,以及爆炸后六到八年内,白血病患者比例上升。

  除了生理疾病的威胁外,原爆在日本国民心理更造成了难以弥补的伤痛;自原爆中生还、或者原爆后曾进入广岛、长崎地区的人被称作被爆者 (ひばくしゃ/Hibakusha),被爆者在往后数年间承受着社会大众的猜忌与恐惧,因为害怕他们可能会将辐射线『传染』给别人;1988年由今村昌平执导的电影《黑雨》,便是描述当时在广岛探望亲戚的矢须子,因被爆者的身份遭遇的歧视及婚姻问题。

广岛、福岛、第五福龙丸号:哥吉拉真的只是怪兽吗?

  对核子辐射的阴霾就此根植于国民心中,1954年,美军于马绍尔群岛的比基尼环礁进行水下氢弹试爆,然而放射线强度却超乎预期,造成当时在附近安全海域捕捞的渔船──第五福龙丸号暴露在辐射落尘下,半年后船员久保山爱吉死于急性放射能症,此事再度点燃国民对核能的恐惧,引发日本国内激烈的反核抗议。

广岛、福岛、第五福龙丸号:哥吉拉真的只是怪兽吗?

广岛、福岛、第五福龙丸号:哥吉拉真的只是怪兽吗?

  虽然最后以两百万美金的补偿金结束日方的追究,但第五福龙丸号事件并没有就此结束,除了画家冈本太郎以此为题材创作了大型壁画──明日的神话外,1954年11月3号,由本多猪四郎与『特摄之父』圆谷英二合作的电影《哥吉拉》ゴジラ以水爆大怪兽之姿登上大萤幕,并成为日后名闻遐迩的怪兽之王。

广岛、福岛、第五福龙丸号:哥吉拉真的只是怪兽吗?

  综观哥吉拉至今60年的历史,虽然在昭和晚期一度成为儿童取向的喜剧片,但大抵上世人对怪兽之王的集合记忆,便是核能大怪兽与「破坏神」的身份,这似乎也象徵着日本蒙受的劫难。

  在1954年的电影中,时空背景当时正在战后复甦,期待再度与欧美列强并肩的日本,然而美军的氢弹试爆却唤醒了潜沉沉海底的太古恐龙,这头在大户岛民间传说中称为「哥吉拉」的怪兽数天后在品川上岸,突破自卫队的防卫往进入东京。

  曾经遭受盟军轰炸的毁灭景象再度浮日本国民眼前,哥吉拉强袭东京,建筑、电车无不遭到践踏毁坏,短暂复甦的首都在大怪兽的蹂躏下再度成为一片断垣残壁。

  除了勾起战火与核能的意象,剧中开发出「氧气破坏装置」击杀哥吉拉的芹泽博士,就如原子弹之父欧本海默一样,愧疚于自己的发明只能做于杀戮用途,他最后选择结束生命,防止相关资料流传于世。

  似乎就是这份太平洋战争的连带感,才让哥吉拉的初登场在日人心中留下无可抹灭的形象,此后以哥吉拉或者其他怪兽为主角的电影合计超过40部,观影人次达9900万;这些在美国电影中只能充当恐怖吃人怪物的B级片题材,反倒成为日本电影界的主力,并在大和民族心中代表着各式各样的天灾与自然之力。

  日本地处四个板块的交接处,因此火山及地震活动皆十分活跃,如1923年的关东大地震、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以及引发福岛核灾的东日本大地震,火山活动则有1986年的伊豆大岛三原山爆发,而今年2月初的樱岛火山爆发与3月初的御岳山爆发,亦引起日本学者严密观察,认为未来恐怕会出现足以威胁整个本岛的大规模火山活动。

  回到怪兽电影,1984年到1995年的平成系列中,哥吉拉多次从火山中出场,如1984年版的《哥吉拉》中,哥吉拉便是从位于伊豆诸岛南端的虚构岛屿,大黑岛的火山中出现,最后亦消失三原山火山口。

  1989年的《哥吉拉对碧奥兰蒂》(台译:大恐龙)片头,潜伏于三原山火山的哥吉拉再度展开活动,造成关东地区大地震,死伤无数;到了1992年的《哥吉拉对摩斯拉》(台译:蝶龙摩斯拉),哥吉拉于富士火山中伴随着闪电登场的画面,至今仍是特摄界的经典场面;2003年《哥吉拉对机械哥吉拉》中,哥吉拉随着颱风登上房总半岛,被剧中形容为「移动的天灾」。

广岛、福岛、第五福龙丸号:哥吉拉真的只是怪兽吗?

广岛、福岛、第五福龙丸号:哥吉拉真的只是怪兽吗?

  除了核能与天灾外,怪兽们也代表着日本社会的各种危害与恐惧,如1971年登场的怪兽黑多拉是外星生物与地球工业汙染物的结合,1989年的人心树兽──碧奥兰蒂则为生物科技的产物,1995年的「毁灭者」帝斯托龙亚,则是远古微生物在缺氧水质中异变而成的怪兽。

广岛、福岛、第五福龙丸号:哥吉拉真的只是怪兽吗?

广岛、福岛、第五福龙丸号:哥吉拉真的只是怪兽吗?

广岛、福岛、第五福龙丸号:哥吉拉真的只是怪兽吗?

  2002年,擅长在特摄片中融入奇幻题材的导演金子修介执导了《大怪兽总进击》,哥吉拉在近五十年核能、天灾的标籤下,再度回到战争恶梦的形象;剧中的哥吉拉,是由太平洋战争死者的怨念集合而成,并要向日本复仇。

广岛、福岛、第五福龙丸号:哥吉拉真的只是怪兽吗?

  作为民族集体恐惧与创伤的象徵,似乎只有日本才能将哥吉拉诠释完整,1998年好莱坞买下版权拍摄的《酷斯拉》,不仅外表大幅更动,更将酷斯拉简化为核能突变的凶暴怪兽,意图仿製侏儸纪公园的作法更让东宝公司大为愤怒。

  2014年再度重出的美国哥吉拉,虽在特效上大幅领先,但却将主轴转到人类身上,而模糊了怪兽片的焦点,此外不管是破坏神、核能、还是移动天灾的意涵,都被稀释淡化,哥吉拉反而变成保护人类的打手,如此错置的概念,亦引发了正反两极的批评。

  2015年4月,东宝公司宣布要开始《新世纪哥吉拉》的拍摄,并由《新世纪福音战士》的导演庵野秀明执导,预计于2016年7月29日上映;庵野命名的片名:シン (Shin)也以来外界「真」、「神」、「新」的猜测,并好奇这位故事充满哲学意涵的导演,会呈现出如何的哥吉拉。

  而更令人在意的是,哥吉拉作为二战阴影与原爆创伤的产物,在日本时隔70年、再度遭逢辐射危机后,是否会延续过往的恐惧形象?福岛核灾对日人造成的心理伤痛,是否会再次反映在剧中?

广岛、福岛、第五福龙丸号:哥吉拉真的只是怪兽吗?

  东日本大地震迄今已经过五年光阴,灾后五年,恰巧是一个检视重建计画的时间,然而即使过了一千八百多个日子,平均辐射量依然难以下降,其中大熊、浪江、双叶三个町区更因辐射量几乎没有下降,被划为「归还困难地区」。

广岛、福岛、第五福龙丸号:哥吉拉真的只是怪兽吗?

  而其他的町区,虽然土壤更新与除汙作业已逐渐完成,但仍面对人口外流的问题,有近七成离乡避难的居民表示不愿再回去,除了对辐射存留的健康疑虑外,也担心若回到福岛后,会像当年的被爆者一样面临社会大众的歧视;来自福岛与邻近地区的农产品,亦在国外受到各种进口限制。

  突然的灾害造成了难以忽视的心灵创伤,福岛、宫城、岩手三县五年来孤独死的人数将近200人,亦使安倍政府再度提倡,灾区重建要以心理的支持、治癒为重点。

  作为福岛事件后,首度由日人执导的哥吉拉电影,新哥吉拉是否会掌握这次的话语权,诠释新世纪对核能的态度?作为国民集体恐惧与创伤的载体,怪兽之王于此的象徵意义,值得好好关注。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