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

2020-08-02

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

还记得 2016 年全球玩家用《Pokémon GO》在街上抓宝可梦的盛况吗?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科技网路圈的风向已换了好几波,完胜柯洁的人工智慧、花样百出的共享经济、半死不活的乐视生态,这些热点已经够大众和媒体饱餐一顿,还没成熟的 AR 技术却一度成了明日黄花。

但从苹果今年在 WWDC 大会上发表了 ARKit 之后,事情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儘管在本次大会上 ARKit 并算不主角,展示的《Pokémon GO》也不再让人兴奋,但在之后的一个多月,各式各样採用 ARKit 製作的 AR 应用 demo 在社群网路红了起来。

ARKit 为什幺能化腐朽为神奇?下面先来看看这些让 AR 重回网红行列的 ARKit 应用软体。

ARkit 孵化的「软体们」

AR 捲尺

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

这是一款实用性颇强的 ARKit 应用,名为 AR Measure。据开发者 Laan Labs 公布的展示影片,可以看到这个 AR 捲尺的精确度已经和真实捲尺相差无几,而且随着该应用软体透过相机收集到的参考物越来越多,测量的準确性也会相对增加。

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

如果用 AR Measure 做实验室等级的精密测量搞不好会出什幺事,但应对日常生活的测量应该绰绰有余,用户不用再担心找不到捲尺了。

AR 耐吉鞋

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

ARKit 的低门槛让更多开发者和用户都能轻易体验到 AR 的魅力,商家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相信一大波 AR 行销正在路上,而耐吉就率先使用 AR 技术来发表新款球鞋。

耐吉透过与米其林二星餐厅 Momofuku 合作推出了联名款球鞋 Nike SB Dunk High Pro Momofuku,并在一款名为 SNKRS 的 iOS 应用软体上为新款联名球鞋製作了 AR 模型,只要用户扫描 Momofuku 餐厅上的菜单,这款 AR 球鞋就会出现,用户可以从各个角度了解这款球鞋的细节,并下单购买。

SpaceX 火箭回收

在上个月,马斯克的 SpaceX 完成了第二次猎鹰 9 号火箭回收,与此同时一名 ARkit 开发者 Tomás Garcia 就利用 ARkit 在自家游泳池上模拟了猎鹰 9 号回收的全过程,从 Tomás Garcia 的展示影片中可以看到火箭的音效和阴影等细节非常逼真,而且画面也比较流畅稳定。

此外,Tomás Garcia 也用 ARkit 模拟过登月,影片中的月球表面十分真实,太空人乘坐飞行器登月的过程挺有趣。未来在课堂上,利用 ARkit 来进行科普教育,或许能让孩子们更直观的了解并产生更浓厚的兴趣。

特斯拉 Model 3

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

特斯拉的首批 Model 3 还没交货,但已经有人用 ARKit 对 Model 3 来一次试驾了。挪威的的 3D 设计师 Jelmer Verhoog 利用 ARKit 製作一款 AR 版 Model 3 。

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

在这款 ARKit 应用软体上,用户可以像在赛车游戏中一样选择 Model 3 的外观颜色和在车道上的样式,可以在路上开上一小段,车灯这些细节也模拟得十分到位。

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

Jelmer Verhoog 希望得到马斯克的许可,以便正式在 iOS 11 系统上推出这款应用软体,或许特斯拉正好可以利用这款 ARKit 应用为 Model 3 做一次行销。

AR 建筑

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

对于建筑师来说, ARKit 更是实用。澳洲开发商 Joyce 就利用一款名为 SketchUp 完成了一个古城的建筑模型,并将这个古城「建」在一个公园上。Joyce 表示,这类 ARKit 应用软体能使建筑师、开发商、室内设计师更高效地完成设计方案。

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

ARKit 建筑类的应用还可以被运用到游戏中,比如游戏设计师 Matthew Hallberg 利用 ARKit 框架开发的 AR 版《Minecraft》,用户可以在上面完成採矿挖掘等操作,在现实的空间中创造属于自己的世界。

AR 玛利欧

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

儘管《Pokémon GO》有点偃旗息鼓,但是跟 AR 最搭的也莫过于游戏了。前段时间一则戴上 HoloLens 在纽约中央公园玩《超级玛利欧》的影片就在社群网路上红了起来。

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

这是开发商 Abhishek Singh 利用 ARKit 重製的《超级玛利欧》游戏,据 Singh 介绍这款应用软体是利用 Unity 引擎将每个 8bit 像素整合到现实环境中。

除了以上这些,其实还有不少打开脑洞的 ARKit 应用软体:

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

AR 版的真人格斗游戏 HADO。

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

《星际大战》中的 BB-8,狗是真的。

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

在 AR 中创造一个 VR 空间的双重空间。

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

在铁闸上割开一个「任意门」。

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

AR 版本的经典打飞机小游戏《Invaders》。

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

《斗阵特攻》中的黑百合。

开发者有如此的热情和创意,也难怪苹果全球行销副总裁 Greg Joswiak 在最近一次採访兴奋地表示,开发者对 ARKit 的回应「令人难以置信」,并暗示了在 iOS 11 上线后会迎来大量可用的 AR 应用软体,「全球最大 AR 平台」的目标似乎也不是一句空话。

ARkit 凭什幺这幺红?

看了这幺多 ARkit 应用软体,其实大致可以知道 ARkit 就是让虚拟物件与真实空间产生互动,使 App 跳出萤幕的限制。这样的 AR 技术本来不稀奇,但是苹果这次带来的这一全新的现实增加框架却点燃了众多开发者的热情,这才是最难得的。

AR 和 VR 这样的技术在被炒热后为什幺没能带来新一轮技术浪潮?正如锤子研发前总监池建强所分析的,这背后无非有 3 个原因:

    没有形成多点开花、齐头并进的应用突破,场景狭窄,应用寥寥,很容易形成审美疲劳。没有统一的技术标準和应用装置,开发成本像一道高墙,把产品和研发的创意挡到了墙外。装置不够便携,如果每个应用软体都需要配合一个沉重的头盔,注定是个玩具而无法普及。

而苹果的 ARkit 恰恰解决了这几个问题,目前百花齐放的 ARkit 应用软体已经初步证明了第一点,但之所以开发者能开发出这幺多有趣的 ARkit 应用软体,很大原因在于 ARkit 极大地降低了开发门槛,也降低了开发者的成本。

开发者只需要一台搭载 A9 晶片的 iOS 装置就可以开始开发自己的 ARkit 应用软体,也不再需要第三方的 AR SDK,而与 ARkit 一同发表的 Core ML 深度学习框架,也可以让其利用 iOS 装置的 GPU 性能进行机器学习。

更为关键的是,ARkit 不再需要订製头盔等额外硬体,只需要一支 iPhone 就可达到还不错的 AR 效果,比如可以稳定快速的捕捉动作、辨识物体轮廓、确定物理边界、模拟场景光照,并支持 Unity、Unreal 和 SceneKit 等开发平台和引擎。

之所以称之为「还不错」,是因为像 Google 旗下的 AR 平台 Project Tango 其实在 AR 性能上更胜一筹,Tango 手机甚至完可以完成对整个环境的三维重建,比起 ARkit 的单目 SLAM 要更加完美和功能齐全。

但 Tango 平台上却一直颇为冷清,一部分原因是 Tango 对硬体的要求特别高,外置的鱼眼镜头和深度感测器都不可少。另一方面支援 Tango 的手机数量实在太少,目前搭载的机型仅有联想的 Phab2 pro、Moto Z 模组手机和华硕的 ZenFone,小众到不能再小众了。

苹果的 ARKit 怎幺突然成了「软体製造工厂」?

搭载了 Tango 技术的联想 Phab2 Pro。

反观 ARkit 一经推出就可以覆盖上亿个 iOS 装置,加上单镜头就能实现的 AR 体验,或许真的能让 iPhone 成为最佳的 AR 装置,不久前还曝出苹果将把 3D 光学雷达测量模组集成入 iPhone 8 中,以达到更好的 AR 呈现效果。

有评论认为,竖直排列的镜头右边的小孔就是专为该模组设计的。

同时 ARkit 对各个平台的开放,让苹果有机会构建一个像类似 App Store 的 AR 内容开放平台,苹果也有望在 AR 领域再一次上演后发先至的神奇故事。

目前来自 Digi-Capital 等众多 VR 产业的分析师均对苹果在AR领域的前景十分乐观:

(注:Phab2 pro、Moto Z 和 ZenFone 3 款机型均没有搭载骁龙 835 晶片)杀死 iPhone 的会是 AR 吗?

之前曾在 iPhone 十週年的专题中曾经分析过,随着 2016 年 iPhone 出现销量与同期相比下滑的现象,或许说明 iPhone 已经开始进入了产品週期的后段,而能够替代 iPhone 甚至是智慧手机的产品会是什幺呢?

这个答案很可能是 AR。儘管苹果在 AR 领域上的动作似乎一直不大,但实际上苹果在这几年已经收购了不少与 AR 相关的科技公司,从 2013 年以 3 亿 4,500 万美元收购了以色列即时 3D 运动捕捉技术公司 PrimeSense,到 2015 年先后收购德国 AR 公司 Metaio 和 Faceshift,这一系列的收购也让苹果在推出 ARkit 打下了坚实基础。

而上个月苹果又收购了一家德国公司 SensoMotoric Instruments(SMI),该公司主要开发用于 VR 头戴装置、AR 眼镜的视觉追蹤技术。这似乎是为苹果开发 AR 眼镜埋下了伏笔,不少分析人士更认为这甚至意味着苹果计划把 AR 眼镜做为下一个十年的核心硬体。

对于苹果在 AR 上的布局,Loup Ventures 的老牌苹果分析师就表示:

而库克对于 AR 一直都很重视,他曾在多个公开场合或採访中表达过看好 AR,库克甚至早就发表过「AR 有可能成为下一个 iPhone」这样的观点,而现在苹果也在努力实现库克心中那个「像依赖手机一样依赖 AR 技术」的世界。

据 IDC 预计,到 2021 年智慧手机的增长率将仅有 3% 左右,而 AR 和 VR 眼镜能够在 2020 年时达到 198% 的年增幅,将成为未来主流的硬体装置。

Business Insider 也在最近一篇文章中分析,亚马逊、微软和 Facebook 这些公司正在加速智慧手机的灭亡,以终结苹果和 Google 在智慧手机市场的垄断地位,转而向 AR 这样还没有产生巨头的全新平台加大押注。

对于苹果而言,如果愿意忍受 iPhone 销量下滑的阵痛,或许很快又是一条好汉,那些在网路上爆红的 ARKit 应用软体,也许正给苹果打下了一支强心针。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